序《王文盛家族图志》
2020-04-21 12:58:01
  • 0
  • 0
  • 0

序《王文盛家族图志》

王照伦


甲骨文卜辞告诉人们,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就设“史”官记述历史,从西周到春秋战国时期成百上千的诸侯国都设有专职的史官,在秦后的历代政权之中史官和负责收集保管史料的机关成为中央政府乃至各级地方政府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这就造成了这样一个独特的景观:中国写成的史书和史料之多为世界之最,中国史书涵盖面之广雄冠全球——从朝代、割据政权、行政区域(郡、县、州[府]、道、路、省、厅、市[地区]、乡[镇、街道]、村[社区]等)到部门、单位、企业、学校、家庭、家族乃至党、政、军、群、非政府组织甚至寺庙、山水、动植物、商品、产品、物品、文字、作品都编写自己的历史,帝王将相有传、平民百姓稍有点地位或财力者也找人或自己写传,家族谱牒更是有名必录,国家大事、忠孝节义、嘉言懿行、诸子百家、文学技艺、货殖游侠、释道神仙、医卜星相、三教九流,等等,等等,凡是曾经存在过的人和事几乎均被载入史册。使用平邑方言说就是:“在咱这一亩三分地里的人和事都写历史”。

历史是一面镜子,已经的人和事都会在它里面沉淀、定型或抽象,正在和未来的人或事都将会在这面镜子里曝光并留下蛛丝马迹。凡是镜子就有可能会被灰尘遮掩,所以史志工作者有责任拭去灰尘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这就需要研究历史。历史研究,既不是为了过去,也不是为了今天,更不是为了未来,而是“求真”,因为“真”是史学的灵魂,“善”是史学的品德,“美”是史学的境界。从中国传统学术的经世致用角度去看,凡是真的都是有用的,“求真”就成为三千多年来古今中外的历代史家一贯的追求:他们不畏权势秉笔直书,或者用春秋笔法寓褒贬于叙事之中,使历代统治者想尽力隐瞒的真相被无情地记录下来——人们从浩如烟海的文献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政权更迭、权力争夺、社会变革过程的腥风血雨、你死我活、无所不用其极、狰狞丑陋、刀光剑影、惊心动魄以及其他人或事的十分接近事实的情况:秦二世胡亥把三十三位兄弟姐妹全部杀死、汉武帝刘彻的穷兵黩武、唐太宗李世民的宣武门之变、明太祖朱元璋的诛戮功臣等等都能被当世正史学家客观记录下来。史家的这种精神被称之为史德,正是这种历史品德,使得在帝王的家谱里辉耀着前仆后继的凛然正气,使人们在千载之后仍能看清历史的阴暗、苍凉与悲壮。虽然中国几千年的极权专制社会对人性的压迫异常残酷,但是中国历代史家基本上延续了这种对尊者不虚美、不隐恶的优秀历史传统。

这导致了中国人对历史有着近乎宗教般的情感,以至国内外学者不约而同地得出“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这样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结论。严格地说,中国是个没有宗教的国家,中国很少有人相信天堂地狱,但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相信历史的,知道“好人流芳百世,坏人遗臭万年”。早在两千三百年前就有 “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孟子•滕文公下》)这样惊世骇俗之宏论,七百多年前又有“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文天祥:《正气歌》)此种发聋振聩之感叹,直到今天人们还十分在乎功过几几开。仁人志士坚信“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杜甫:《梦李白二首•其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过零丁洋》);平民百姓明白“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刘少奇拿着饿死人的各地饥荒上报材料怕自己的名字和这个大饥荒一起被载入史册,“文化大革命”中被红卫兵揪斗时说“历史是人民写的”期盼历史还给他公道。中国人认为历史就是真、善、美,所以大多数人对在社会上的言行存有敬畏而不敢肆意妄为。致使“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之徒,在中国历代都是极为罕见的异数。这,就是历史在中国的教化功能。

以上种种,就是《王文盛家族图志》酝酿、启动、编纂、面世的基本根据。

唐太宗李世民有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旧唐书•列传第二十一•魏征》)。对于我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里的人,更应当懂得借鉴历史、开创未来的重要性。《王文盛家族图志》,记先生及家人的生平经历、志传主和亲人的喜怒哀乐。读《王文盛家族图志》,可将中国一个多世纪的历史变迁了然于掌间。生活的艰辛、快乐,岁月的沧桑、无情,人生的无常、无奈,人性的软弱、脆弱,人情的冷暖、残酷,奋斗的足迹、业绩,浓缩、凝固在一幅幅画面里和一个个文字里。同代人读《王文盛家族图志》,可以从中看到自己和自己家族的影子,感叹这一辈子活得不容易和为能赶上的事情都让我们赶上了而无可奈何,进而知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亲友读《王文盛家族图志》,能够从中汲取智慧丰富自己,认识到人只要努力就有收获而奋争不止,能够了解孩子争气老人一生幸福子孙不肖老人晚年凄凉的千古恒定之理;晚辈读《王文盛家族图志》,应当从中感到大爱似天的父母之恩使感恩之情油然而生,从而找到人生的坐标和工作及生活的榜样而坦然面对今后的一切,甚至会有许多对父母和长辈的愧疚之情涌上心头。

在此,我作为《王文盛家族图志》的编著者和这个家族的成员之一,对亲人们由于独立特行的行为模式、思维方式而在人生路上留下的一个个清晰的印记,深表敬意!对于大家各自不同的奋斗业绩和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以及不同的为人处世方式,以包容的心态去面对并尝试着进行理解。

编《王文盛家族图志》对我而言是一项比较新的工作,加之这是卞桥镇历史上的第一部家族图志,可资借鉴的经验不多,难免有错漏之处,敬请家人、亲戚、朋友和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王文盛家族图志》酝酿、筹备、运作有十二个年头,今终大功告成。因此,其意义和影响是巨大和深远的。作为这部书的编著者和这个家族的成员之一,在成书之际,我由衷地感到欣慰。

受家人之托,草成数语,权以为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